眾所周知,遠在1495年時,蘇格蘭國王詹姆士四世允諾給Friar John Cor八桶麥芽,用來釀造生命之水,這就是有記載的威士忌起源。威士忌愛好者對於Scottish Exchequer Rolls地區這段故事非常感興趣:Friar John釀造的威士忌嚐起來是什麼滋味?那真的是威士忌嗎?那是酒精飲料,或者只是植物生物鹼的溶劑?還有,這那之前,人們已經釀造跟啤酒不同的麥芽酒多久?

這些都是好問題,不過我們很少會想像那些必須先釀造的啤酒。此外,當時他釀造的啤酒一定很多,因為八大桶,共有740公斤重,足夠釀造1,300到1,500公升,濃度7-8%的啤酒(假設發麥與調製麥芽漿都很有效率)。那麼久遠的事,目前已經沒有辦法獲得解答,到底Friar John原本打算釀造的啤酒,是不是他與僧侶同伴每天享用的啤酒一樣;不過,沒有理由認為那不是。

時至今日,一品脫的酒汁嚐起來大概不會讓人很享受。就如同干邑是從那些你絕對不會想喝的濃度較低、偏酸的酒釀造而成,麥芽威士忌也是從那些啤酒釀造而成,飲用那一類的啤酒,大概是件苦差事,不是享受。位於St Andrew的Eden Mill工藝酒廠的Scott Ferguson很實在描述他自己新釀酒汁,「又淡又是草味」。他說:「我們希望盡可能地讓麥芽漿轉化,我們蒸餾廠在發酵槽使用的酵母非常有效率,因此可以獲得酒精濃度9-10%的酒汁,有時候濃度甚至更高,但這不是你想喝的啤酒,最終的麥汁比重可能降到1,000,所以會非常稀,有時候甚至有點酸。」

目前,蘇格蘭和其他蒸餾廠使用的酵母是在50年前研發出來,可以快速作用、將所有的醣分發酵,並可耐受自身產生的高溫與酒精。有一段時間威士忌產業大為興盛,新的酒廠如雨後春筍冒出,但依據蘇格蘭威士忌規範嚴禁釀造過程中的任何協助,所以唯一有效率地生產的方法,就是改良酵母。酒廠新酵母帶來的環保益處ذ浪費程度減少;用水與能源的消耗降低ذ都帶動進一步的研發。現在,只有少數酒廠繼續使用舊式的釀造酵母。

( 完整文章請參閱 Whisky Magazine Hong Kong & Macau )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