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igellachie – Home of the World ‘s Best Single Malt (1)

Craigellachie – Home of the World ‘s Best Single Malt (1)

撰文:Gavin D Smith // 翻譯:劉海寧 對Speyside的世代子孫而言,Craigellachie從以前就因為這卓越調和式蘇格蘭威士忌品牌,以白馬威士忌作基酒而被大家稱做「白馬酒廠」,的確相當適合!Graigellachie酒廠算是19世紀後期的數十年中,作為Speyside無數新立有規模的酒廠的參照原型及典範,加上「White Horse」代表着這家酒廠能做出偉大且令人驚艷的調和威士忌。單一麥芽威士忌在當時,是當地人主要的威士忌潮流與格調的代表。...
Adventures in Mizunara (1)

Adventures in Mizunara (1)

撰文:Stefan Van Eycken // 翻譯:劉海寧 水楢木(日本橡木)的試驗過程是酒廠的一場夢饜。除了取材上有價錢的難度,甚至對製桶師來說,這木頭在過程中實在很難處理。以上所提到的痛處以外,日本或有部分的海外酒廠其實真的是相當迷戀這種木頭。它的香氣及風味在熟成過程,實在誘人魅惑到讓這些人為了日本寺廟、檀香、大量的椰子香氣,選用這種木頭,儘管上刀山下油鍋也在所不惜。 秩父酒廠的創辦人及釀造大師肥土伊知郎...
風味的科學與藝術-The Art & Science of Flavour

風味的科學與藝術-The Art & Science of Flavour

穀物原料是威士忌之母。經過搗磨、發酵及蒸餾之後,便是靜待在橡木桶裡,逐漸成形有著濃厚風味的威士忌。除了令人驚喜的原料及酵母能釀出不同風味的威士忌,木桶同樣扮演重要角色。 加拿大威士忌很適合做風味研究,全因它們每一個配方都是獨立生產,所以要梳理出風味及它們的特殊貢獻也就簡單多了。另外,加拿大威士忌是由兩種不同種的烈酒調配而成,一種稱為「基酒」,是一種酒精濃度高的酒體,它會在發酵的過程中移除很多雜味,讓熟成培養的過程中發展出來的風味更易分辨。 Don Livermore博士是加拿大溫莎市Hiram...
The Art of Blending — 深入了解麥芽與穀物威士忌的友好關係

The Art of Blending — 深入了解麥芽與穀物威士忌的友好關係

調和威士忌可以用多種麥芽及榖物威士忌來組成,而數值參數通常永遠是第一要考量的要務,除了專注在那麼多的威士忌的組合模式、或麥芽及榖物的配方量上,其實深入研究麥芽與榖物是如何的合作關係,也能解釋調和威士忌的風味變化。 「榖物威士忌會產生基礎風味,而這風味其實大有文章,如果你在一瓶調和威士忌裡換了任何一種穀物威士忌,那麼整瓶酒將會截然不同,這也就是為甚麼我強調是榖物威士忌定義了調和威士忌,而麥芽威士忌則是負責增添氣韻。」William Grant & Sons的調酒大師Brian Kinsman說。...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