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ra的生命之水 The Treasure of Isle of Jura

Jura的生命之水 The Treasure of Isle of Jura

地理位置身處於Islay旁邊的Jura可能就不常在大眾的目光之中,不過英國大文豪George Orwell正是在島上的Barnhill小屋裡撰寫出舉世聞名的《1984》。 除了這本傳世經典, The Isle of Jura Distillery的威士忌也是當地的另一瑰寶,雖然過去只是調和式威士忌的原料,不過近年來單一麥芽威士忌備受追捧,Jura也受到前所未有的歡迎,不過香港的飲家又嘗過沒有?Text:James LOU 雖然有著超過200年歷史的The Isle of Jura...
DOES THE ABV REALLY MATTER?麥芽威士忌在不同的酒精濃度對裝瓶將造成的影響是…..

DOES THE ABV REALLY MATTER?麥芽威士忌在不同的酒精濃度對裝瓶將造成的影響是…..

撰文‭ ‬Ian Wisniewski‭  //  ‬翻譯‭ ‬Howard Yu‭  //  ‬編輯‭ ‬Henry SIU、James LOU選擇麥芽威士忌時要考量的因素很多,除了價錢以外,還須考慮酒廠、年分、調性等其他條件。酒精濃度〈ABV〉也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它也決定了威士忌的風味架構。所以,同一款酒但不同酒精濃度不僅會造成不同強度,而且涵蓋的香氣範圍也不同。 40、43到46...

威士忌職人說 Perfect Encounter with DEWAR’S

撰文:Henry SIU能一生人從事同一種職業,對於現今這個訊息萬變的社會來說,這似乎是越來越困難的事情。因此,當看到日本很多一生只做一事的「職人」故事,總讓我咋咋稱奇同時肅然起敬。 然而,也有一些人大概是所謂的天生註定,命運加上興趣使然,把喜好變成職業,一直長袖善舞、順遂前行。DEWAR’S的品牌大使Fraser Campbell在蘇格蘭的威士忌大區Speyside長大,從小就跟威士忌就結下了這樣的不解之緣。難得來到香港走馬看花,當然要坐下來跟我們Whisky Magazine的朋友們一同分享下他充滿樂趣的威士忌「職人」之旅。...
Craigellachie – Home of the World ‘s Best Single Malt (1)

Craigellachie – Home of the World ‘s Best Single Malt (1)

撰文:Gavin D Smith // 翻譯:劉海寧 對Speyside的世代子孫而言,Craigellachie從以前就因為這卓越調和式蘇格蘭威士忌品牌,以白馬威士忌作基酒而被大家稱做「白馬酒廠」,的確相當適合!Graigellachie酒廠算是19世紀後期的數十年中,作為Speyside無數新立有規模的酒廠的參照原型及典範,加上「White Horse」代表着這家酒廠能做出偉大且令人驚艷的調和威士忌。單一麥芽威士忌在當時,是當地人主要的威士忌潮流與格調的代表。...
Adventures in Mizunara (1)

Adventures in Mizunara (1)

撰文:Stefan Van Eycken // 翻譯:劉海寧 水楢木(日本橡木)的試驗過程是酒廠的一場夢饜。除了取材上有價錢的難度,甚至對製桶師來說,這木頭在過程中實在很難處理。以上所提到的痛處以外,日本或有部分的海外酒廠其實真的是相當迷戀這種木頭。它的香氣及風味在熟成過程,實在誘人魅惑到讓這些人為了日本寺廟、檀香、大量的椰子香氣,選用這種木頭,儘管上刀山下油鍋也在所不惜。 秩父酒廠的創辦人及釀造大師肥土伊知郎...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