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yside必訪之地 All Things Weird and Wonderful

Speyside必訪之地 All Things Weird and Wonderful

Speyside滿是引人入勝的地標與特色,且讓Christopher Coates列出幾個值得一訪之處。 Tormore的地標式建築 Tormore蒸餾廠肯定是蘇格蘭眾多蒸餾廠中的建築奇觀。酒廠建物於1986年成為listed building;這棟外型奇特、有銅覆屋頂的蒸餾廠看起來宛如蒸氣龐克的風格,結合了大宅邸的樣貌,再結合了有如City of Gotham一般詭譎的外型,而這正是為什麼所有看過它的人都無以自拔地愛上它的原因。該建物出自知名建築師SirAlbert...
Jim Beam與藍調之后 A Perfect Blend

Jim Beam與藍調之后 A Perfect Blend

在《威士忌雜誌》的新單元中,Hans為讀者介紹享受美好音樂與頂級美酒的樂趣。波本與藍調都是在以玉米和棉花為主的農業環境之中孕育而生。兩者都不願意向權威低頭,也都曾面臨衰退,但卻總是能再度浮出水面,回到舞台上,不管是禁酒令、經濟大蕭條,或種族隔離政策,都無法徹底消滅波本與藍調的蹤跡。 它們離開了出生地,卻在它處繼續發展。如今,肯塔基的波本郡(Bourbon...
澳洲的勇敢新世界 Australia’s Brave New World

澳洲的勇敢新世界 Australia’s Brave New World

決戰未來-為了預測未來,我們需要重新追溯澳大利亞精釀威士忌產業的過去十年,以接著推測未來十年的基本趨勢。 我們觀察了80間威士忌蒸餾廠,而它們的銷售總額竟佔不到全球銷售額的0.01%。但當地銷量則較為健康,約0.4%。高端威士忌市場中則有1.5%,而且還在加速成長中〈若以銷售金額為準,市占率為原本之三倍〉。從不斷提高的產能、配貨到人員招募可以篤定,長遠趨勢是成長的。以全世界的標準來看, 澳洲酒廠的產能十分少量。以去年的穩步產能為準,若要全世界最大蒸餾廠生產不到15分鐘,就相當於澳洲所有酒廠的年產量。...
豈只是調和式麥芽威士忌 Not Just a Blending Malt

豈只是調和式麥芽威士忌 Not Just a Blending Malt

撰文‭ ‬Gavin D‭. ‬Smith‭  //  ‬翻譯‭ ‬潘芸芝‭  //  ‬編輯‭ ‬張育瑞、Henry SIU、James LOU 啤酒與威士忌在蒸餾之前的釀製流程相當雷同,也難怪一些蒸餾廠的前身其實就是啤酒廠。位於Montrose已然被毁的Lochside過去曾是Deuchar’s啤酒廠,而Glenmorangie的前身──McKenzie & Gallie’s Morangie啤酒廠──正是由此開始。 改變歷史的抉擇...
威士忌的冷靜與熱情之間 Cooling The Wort

威士忌的冷靜與熱情之間 Cooling The Wort

撰文‭ ‬Ian Wisniewski‭  //  ‬翻譯‭ ‬Howard Yu‭  //  ‬編輯‭ ‬張育瑞、Henry SIU、James LOU 熱交換器在生產威士忌的不同階段將較熱的液體變得較冷。製程中,能源使用效率的最佳化對酒廠而言十分關鍵,因為電費與其他能源的帳單是一項重大支出。這大概會是熱交換器對酒廠的其中一項貢獻,但其最關鍵的功能依然是扮演冷卻麥汁〈即麥芽經糖化後的產物〉。 糖化時,將熱水加入糖化槽中使糖漿中的澱粉轉化為糖。水溫最初設定為攝氏63.5度,...
宏大的志向 Shooting for the Stars

宏大的志向 Shooting for the Stars

撰文‭ ‬Stefan Van Eycken‭  //  ‬翻譯‭ ‬陳昇皓‭ //  ‬編輯‭ ‬張育瑞、Henry SIU、James LOU 威士忌競賽的獲獎者每年都越來越多,有時候您甚至摸不著頭緒得獎的酒廠是甚麼來歷。但是當去年本坊酒造〈Hombo Shuzo〉獲得WWA 2017世界最佳工藝蒸餾業者時,所有熟知本坊酒造這些年的努力的人,都認同的說著:「嗯,終於輪到他們了。」 拜訪鹿兒島...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