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Stefan Van Eycken // 翻譯:劉海寧

水楢木(日本橡木)的試驗過程是酒廠的一場夢饜。除了取材上有價錢的難度,甚至對製桶師來說,這木頭在過程中實在很難處理。以上所提到的痛處以外,日本或有部分的海外酒廠其實真的是相當迷戀這種木頭。它的香氣及風味在熟成過程,實在誘人魅惑到讓這些人為了日本寺廟、檀香、大量的椰子香氣,選用這種木頭,儘管上刀山下油鍋也在所不惜。

秩父酒廠的創辦人及釀造大師肥土伊知郎

秩父酒廠的創辦人及釀造大師肥土伊知郎(Ichiro Akuto)憶起當時與水楢木美麗的初次邂逅:「大概是2004年,我人在東京日比谷Bar Whisky-S裡,他們讓我喝了一款完全使用水楢木桶熟成的40年山崎威士忌。那滋味美妙無比,真是無法言喻。我就是在那裡愛上水楢木。」不久之後,他發現他家族欲把擁有400桶好酒的羽生酒廠,賣給一位對威士忌毫無興趣的人,伊知郎難以忍受這事,因而與水楢木共事的第一個階段,就這麼展開這場華麗冒險。「在我私自買下這些酒並開始建立自己的公司Venture Whisky後,我便把它們轉投入我向一些私人製桶公司所購買的水楢木桶裡培養。」

當伊知郎在2007年開始營運他的秩父酒廠,他對水楢木的愛戀毫不停止。他讓酒廠內6座初餾器(現增為8座)與水楢木桶共組世界威士忌中,首家這麼做的「家庭」,製成水楢木蒸餾器,每當只要有新酒,他就不顧一切的填入水楢木桶內,因為當時他買的木桶並不多,要做水楢木桶實為難事。首選能幫他的只有羽生村裡的Maruesu製桶公司,但桶廠的老闆兼製桶大師Mitsuo Saito先生年紀大了,也想着退休。而Nikka製桶公司則是另一家選擇,但在2010年的4月,Nikka公司便成了Nikka威士忌酒廠的一個部門,也就代表他們不能夠再為其它酒廠提供任何酒桶。伊知郎當刻認清了事實,覺得是時候直接動身,前往水楢木的源頭之地,也就是日本最大的代木企業,北海道的旭川市。自己親手做!

「2010那年逼得我自己去北海道買水楢木,那是第一次。」伊知郎說補充,「我那年只去了一次,之後我們就真的來來回回採購木頭。水楢木的產季是冬天,在12月至3月間。自2011年,我們定期平均一年去4次。」這些木材的銷售模式是「喊價拍賣」。一次拍賣為期三天,頭兩天是觀察、選木,第三天才開始出價。一天當中就能賣出5,000根木材。「這不是蘇富比那樣的模式,」伊知郎說,「我們挑選有興趣的木頭,交出覺得合理的價錢,價高者得。整個過程進行又快又刺激。短短15秒就有一根木頭賣出,他們會高喊得主是誰。根據前者得主,我們可以去衡量下一根我們要買的木頭該出多少價。明顯地,年復一年,木材的價錢越來越貴。有些時候我們很幸運,尤其當S開頭的威士忌大酒商沒有參加競投的時候,我們就不用花太多錢,也可以比較容易買到我們想要的木材。」

水楢木拍賣的過程真的競爭激烈。除了威士忌酒廠,其實高單價傢俱業者也需要最好的(最貴的)木頭。當伊知郎觀察檢視每根木頭時,他會有很多基本根據,「當然我們一定要避免有缺陷的木頭,不過更重要的是木頭的線條必須相當挺直,要有多直就有多直,以及直徑最好在40-60公分之間,紋路也需緊密。」

( 按 Whisky Magazine Hong Kong & Macau 可訂閱威士忌雜誌香港及澳門國際中文版)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