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Gavin D Smith // 翻譯:劉海寧

對Speyside的世代子孫而言,Craigellachie從以前就因為這卓越調和式蘇格蘭威士忌品牌,以白馬威士忌作基酒而被大家稱做「白馬酒廠」,的確相當適合!Graigellachie酒廠算是19世紀後期的數十年中,作為Speyside無數新立有規模的酒廠的參照原型及典範,加上「White Horse」代表着這家酒廠能做出偉大且令人驚艷的調和威士忌。單一麥芽威士忌在當時,是當地人主要的威士忌潮流與格調的代表。

在Craigellachie酒廠的故事中,(當然成名的功臣也包括The Craig Bar),這樣的情景一直持續至幾年前,現在31年的作品便取代了上述的White Horse及The Craig的名氣,晉而打贏一堆強者,在2017年威士忌雜誌世界威士忌大獎中,奪得世界最佳單一麥芽的皇冠之尊,拿下決定性的勝利後,讓過去腦海只留有白馬威士忌芳名的顧客,重新再次認同與肯定這家酒廠接下來充裕的產品、品質及酒性。未來的驚喜指日可待。

Craigellachie酒廠集當時Speyside經歷維多利亞晚期風格的酒廠特色之大成,由最資深的酒廠建築師Charles Doig、白馬威士忌的部分持有人Peter Mackie及當年同時著手打造Aultmore酒廠、Berinne酒廠持有人,同時又在Forres附近的自有地產上蓋Benromach 及Dallas Dhu兩家酒廠的企業家Alexander Edward合力設計而成。

這家酒廠在1890至1891期間,於Craigellachie酒廠企業的主持之下建成,兩年後便與一家股份有限公司合併,並在1898年重建成Craigellachie-Campdalemore。 充滿傳奇色彩的酒廠拓荒者Alfred Barnard在1880年代中期,踏上史詩性的英國酒廠之旅,某天繞經Speyside及Fiddich河流的交匯處的Craigellachie村莊,那個時期這個村莊並沒有任何酒廠,但幾年後,他又回到此處來為他的「如何調和威士忌」小手冊做研究。

那次遠征行動中,他住在1893落成的Craigellachie Hotel裡。這家新飯店座落在Alexander Edward早年擁有的「Fife Arms」酒店舊址。而正好最資深的酒廠建築師Charles Doig也是Graigellachie酒店的建築師。現在的情景實在已很難想像,當年這個村莊曾是鐵路交通的重鎮,擁有Perth、Glasgow、Edinburgh連接Speyside的主要四條幹線。 Barnard當時將Craigellachie單一麥芽描述為:「Craigellachie品牌的主要性格為陳年培養出來的特有菠蘿香氣。熟成期僅需18個月就能擁有一般威士忌3至4年的味道。其5年的作品是這個品牌的王牌。」這家酒廠設備先進,定位自己生產風格清爽、熟成期比斯佩賽區許多酒廠都還短促的果實香氣口感圓潤威士忌。

( 按 Whisky Magazine Hong Kong & Macau 可訂閱威士忌雜誌香港及澳門國際中文版)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