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豐(Brandon Chau)花了超過年半時間去籌備一家男士生活格調概念店,為男士們提供從內至外、由衣飾鞋履到身體再到精神都能照顧得到的一站式奢華體驗,表面上是在推動bespoke(定制)的文化,但內裡的,其實還有著工匠手工藝的文化,以及更深層次的師徒制度薪火相傳的這種精神文化。 說起來,Brandon不就是用自己的事業來傳承著文化嗎?

於本地的名人圈子中,Brandon近年說得上是相當活躍,一方面由大律師轉型做生意,開設高級床上用品店;另一方面,醉心鑽研國術,練功夫之餘,更出任香港國術總會副會長,為推動國萃出一分力。最近,Brandon又有新動向,就是開設一家可以照顧到男士們由外至內所需的男士生活格調概念店──Attire House。

「這概念店是集合了幾項不同的元素在一起,其中一項就是古典男士服飾店。」據Brandon介紹,這部分是由他與來自日本、在男裝界頗具聲望的創作總監負責,定出方向及發掘貨源。早前已去了數趟歐洲購貨,並特地引入多家歐洲及日本的獨立品牌,全都有其獨特之處,且多是家族式經營及人工手造性質,對於品質有著高度的追求,以工藝為賣點。Ready to wear服飾以外,Attire House更會有 made-to-mesaure(度身訂造)及bespoke(定制)的服務提供。「 我們找來了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著名師傅,幸運地,當中更包括了幾位在行內享負盛名的大師級人馬,分別來自英國、意大利及日本等地,來港作短期停留,接訂單及為客人度身。」

外表洋化、看上去甚至有點酷的Brandon,一談起文化、工藝、甚至武術,雖然仍是一貫的冷靜,但言談間卻多了一份熱忱,與談生意時的他,有種迥然不同的感覺。

「我喜歡一些比較傳統的東西,一些可能和文化及手工藝有關的事物,對我來說會特別吸引,不管是一件西裝或是一杯威士忌,我對其背後的故事都會很感興趣。這可能和我本身的性格比較傳統有關,也可能是自少在家受耳濡目染的關係。」

「有很多事情也是值得繼續傳承下去的,如手工藝亦是很值得傳承的,不然的話,到了我們的下一代,穿的衣服可能全部都是機器生產出來。」

說到工藝,其實威士忌何嘗不是工藝的一種?不說別的,單是至今仍有不少蒸餾廠沿用的「地板發麥」,就已是很傳統的一項工藝。Brandon貴為「識貨之人」,自然懂得欣賞威士忌的好,而且更可以一下子便說出自己喜歡的蒸餾廠。只是,他對威士忌的喜好,也是隨著年歲漸長,至近年才開始。

「年輕時,我喜歡喝香檳、喝紅酒,不喜烈酒,身邊不少朋友也一樣。一直去到二十尾、三十頭,開始突然間懂得欣賞威士忌,這可能是由於一種文化,身邊有朋友飲、繼而個個飲。也可能是人變得更成熟了,懂得欣賞如威士忌、干邑及砵酒等酒類,會覺得當中有一種個性、一種複雜性在其中,很吸引。」

Brandon很清楚自己喜歡甚麼,不喜歡甚麼,例如認為日本威士忌雖然不俗,但略嫌太斯文,變化不及蘇格蘭威士忌,不及後者具個性。至於蘇格蘭威士忌中,他就較為偏好Speyside及Highland地區的出產,Islay的出產如Laphroaig也會喝,但就坦言「未識欣賞」! 一眾蘇格蘭蒸餾廠中,Dalmore 、Balvenie及Glenfiddich均為Brandon的心頭好。據其解釋,自己對於喜歡的東西都比較專一,而自己是在不同時期喝過這三家酒廠的酒,繼而便都喜歡上了,並且一直繼續喝下去,至今未變。

(完整文章請參閱 Whisky Magazine Hong Kong & Macau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