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滿特色的紅色蠟封酒瓶背後, Maker’s Mark有一個故事要向大家細訴。「想要吸引大眾的目光,只要做一些破格的行為便可以;如果只會埋頭苦幹、循規蹈矩,恐怕便不能奇峰突出⋯」這番話出自酒廠教育經理、兼說故事大師的口中,分外令人印象深刻。他正是犧牲周末,在假期中帶領我參觀Maker酒廠的好好先生--Dave Pudlo。

當我解讀他的話時,沒有人-包括Pudlo自己、Rob Samuels、酒廠總裁兼CEO Greg Davies或已退休或現職的釀酒大師們,會認為Maker已為人熟悉到毫無新聞價值。Pudlo的眼睛亮了起來。 為人熟悉,也許是的;但無價值,絕對不是。事實上,Maker已成功締造出與消費者之間獨有的歸屬感。最大的原因是它創造的波本威士忌模範:創始人T. William ‘Bill’ Samuels Sr在1953年買下並重建位於Star Farm的Burkes Spring老酒廠,毅然決定燒毀家族有170年歷史的波本酒譜;經過大量的比賽、使用麵包原料的釀酒實驗後,妻子Marjorie Samuel又設計出別具心思的品牌瓶身,加上朋友適時的幫助,一款獨具匠心的頂級波本威士忌便隆重面世。正如Pudlo所說:「一旦品味過它的風味後便會垂涎不止。」

換句話說,Maker是在波本界巨擘-Hap Motlow、Jere Beam、Ed Shapira和Pappy Van Winkle提供建議、分享酵母樣本之下而誕生的完美威士忌,成就出別樹一格的經典。 故事的全部當然不只這樣,我省略了過去Samuels家族以老酒譜為生的世代─包括Bill Samuels Sr本人,也曾經與父親和祖父TW Samuels採用老酒譜釀酒。此外,歷史真相也稍被扭曲。舉例來說,所有的證據都顯示,酒譜傳說被燒毀的時間應是更早10年。可信的原因是當時Samuels Sr由於資金問問題而萌生了退出威士忌釀酒界的念頭,更出售家族酒廠。其後,不如人們所猜測,Samuels Sr並沒有創開家庭式麵包工場,而是從事酵母菌株的培育。有人懷疑Van Winkle的Stitzel-Weller酒廠將以小麥取代黑麥的波本配方,傳授給Samuels Sr。正如威士忌作家Chuck Cowdrey所述:「Stitzel-Weller是一間非常前衛的酒廠,使用Vendome生產的蒸餾器,Maker的第一位釀酒師Elmo Beam也曾在此工作。與其從零開始,Samuels Sr選擇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徵詢朋友的意見,盡其所能動用一切資源,發掘傑出釀酒家族的工藝技能,以創造一款全新、高端並且與眾不同的波本。

 

( 完整文章請參閱 Whisky Magazine Hong Kong & Macau )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