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作品《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藉著記錄自己的經驗與思緒,分享他在跑步中理解的人生以及寫作觀。村上風靡文壇數十年,受他影響的人不計其數,包括康宏金融集團主席兼執行董事王利民(Quincy Wong)。同樣喜歡威士忌和跑步的Quincy笑說:「我們那個年代的文青個個都看村上春樹」。

Quincy給人的印象與一般正經八百的上市公司主席很不同,打扮時尚、會到極地跑馬拉松,又出食譜教人下廚,似是貪玩又充滿生活品味。訪問在Quincy 家中進行,一進門就見到他在開放式廚房打轉,準備炮製下酒菜;要他乖乖坐著做訪問,似乎有點太無聊。

身為一個講求效率的金融人,為健康做運動相當合理,但像烹飪這麼花心思和時間的事,為何又會勾起Quincy的興趣?原來,以往說起煮食,他只有A餐和B餐:秋天吃大閘蟹和冬天打邊爐。自覺對吃無甚要求的他,幾年前開始覺得街上的餐廳愈來愈不好吃,便決定親自下廚。

別人學習新事物都是由淺入深,慢慢進階,但Quinny喜歡向難度挑戰,「一樣事情如果要做,就要做得好。我覺得時間好寶貴,既然花了就要發揮作用,不然很浪費。」Quincy一是不煮,一煮,就要煮最好。「我沒有家常菜、家的味道之類的概念,但我不覺得有甚麼缺失,沒有就弄些我在外頭想吃的吧。」他對自己的技術充滿信心,希望客人吃得開心,多次著我們必須把他做的料理吃完。

美食當然要配美酒,Quincy即席開了支Laphroaig 25年,對我們說「酒一開,就注定要交往了」。關於飲飲食食,Quincy的啟蒙老師是太太,想挑選好酒,最好的方法,就是帶王太一起去揀!「所有東西由太太揀,一定無後顧之憂!當然也有相熟的店舖,很熟悉我的要求和口味。」他認為自己不擅品酒,最好還是信任專業人士的意見。「我喜歡試不同的酒款,不一定要獨沽一味。」 酒逄知己千杯少,Quincy樂意為朋友開酒、割愛,「人同酒都一樣,識於微時更開心。」; 不過可惜現實是人也好酒也罷,大部份難以維持原初的味道。莫忘初衷,知易行難。Quincy家中的酒櫃有不少珍藏,葡萄酒、清酒、威士忌都有,當中不少威士忌都是從台灣搜羅回港。他對台灣的文化和美食情有獨鍾,「我覺得些東西在香港沒了,例如人情味,但台灣受日本文化影響很深,保存到中國文化好的一面。」

威士忌在Quincy日常生活中佔著怎樣的地位?「十分重要,」他不假思索,「我每晚都喝。」對他來說,喝一杯威士忌象徵「the end of the day」,除了生病或隔天要跑比賽,他才會戒口一個晚上,「我沒有甚麼取向,除非是那些喝完就沒有的,通常開了一瓶就想盡快喝完,因為這樣才可以開第二枝。」特別是那些不合太太口味的,他就得負責完成。 他喝威士忌以泥媒、煙燻味為主,「用我太太的話,我比較喜歡有個性的酒,易於分辨single malt和blended。」他偏好小酒廠的出品,認為大品牌難免公式化。「有時選酒,都是望吓望吓,看看和自己有沒有產生感應。」

Quincy無容置疑是個Whisky Lover,但他卻認為自己不稱職、不到位,學問不夠專業。「我不會天天想跑步,也不會天天想煮東西,但天天都想喝威士忌。」比起跑步、下廚時有清晰的目標,Quincy對威士忌的心情來得輕鬆:「在沒有任何條件之下去邂逅和接觸,我不會特別想喝某一支,卻想每天和它親近一些。」

( 完整文章請參閱 Whisky Magazine Hong Kong & Macau )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