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和威士忌可以用多種麥芽及榖物威士忌來組成,而數值參數通常永遠是第一要考量的要務,除了專注在那麼多的威士忌的組合模式、或麥芽及榖物的配方量上,其實深入研究麥芽與榖物是如何的合作關係,也能解釋調和威士忌的風味變化。

「榖物威士忌會產生基礎風味,而這風味其實大有文章,如果你在一瓶調和威士忌裡換了任何一種穀物威士忌,那麼整瓶酒將會截然不同,這也就是為甚麼我強調是榖物威士忌定義了調和威士忌,而麥芽威士忌則是負責增添氣韻。」William Grant & Sons的調酒大師Brian Kinsman說。

而橡木桶的種類也能將調和威士忌做出區隔來,像能提供乾果香氣、葡萄乾及飽滿甜味的雪莉桶、或能增添香草及薄甜氣息的波本桶。更進一步的區分則是看酒桶是用過幾次,以及看每次有甚麼不同,是被用來熟成過麥芽威士忌的還是穀物威士忌的。酒桶亦會隨著過桶的次數降低影響力,而威士忌不同的填桶狀態也會產生出極廣泛的結果。

「使用第幾次裝填的橡木桶是一件影響深遠的過程,一步之變即能改變一切,這個過程能成為調和威士忌擁有細微差別的一種手法。」Brian Kinsman這麼說。Ballantine’s調酒大師Sandy Hyslop補充:「拿First Fill雪莉桶來說,酒桶會充滿了橡木氣息,而Second Fill雪莉桶會變瓶為較細緻,雪莉酒的性格有一些狡猾,而橡木卻是氣質滿分。使用過桶次數不同的威士忌其實跟使用不同的橡木桶、不同酒廠、以及多種年份的威士忌來做調和威士忌是一樣精妙的。」

( 完整文章請參閱 Whisky Magazine Hong Kong & Macau )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