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麥的枱頭,打破了長時間一度以紅白酒當道的拍賣會局面,同時間很多不同類型的烈酒逐漸地走上這個世界舞台,無論是曾經光芒四射的干邑,甚至更多的蒸餾珍釀。也許由我們的老友,Acker Merrall & Condit Co. (下稱“Acker”)的掌舵人John Kapon透過他們的新動向來述說這個天下大勢會更有說服力。

一向以紅白酒拍賣為主的Acker稱得上是歷史悠久,而今次隆而重之把戰線延伸到烈酒,特別是威士忌,其實可謂是處心積慮,「我們觀察烈酒市場已是一段相當長的時間,現在它從拍賣甜心變成了炙手可熱的明星,業界增長可觀,而且毫無停止的跡象。 我們對涉足烈酒市場充滿信心, 其實多年來Acker一直於拍賣會提供並拍賣不少珍罕烈酒。如今正好大展拳腳,在拍賣世界級烈酒方面展示品牌的經驗、能力及專業知識。此舉同時鞏固Acker作為全球最大葡萄酒拍賣行的領導地位,並廣邀烈酒收藏家密切留意Acker的動向。」換句話說,因為不是現在,就是永不。萬事俱備,為何不放手一干呢?

Acker在5月初舉行了一個盛大的烈酒拍賣會,我們的社交平台應該會在此訪問刊出前已然公佈拍賣結果,不過,我們更關心的是今次拍賣的挑選意向為何。全球的烈酒專家為Acker這次拍賣保駕護航 – 很多佳釀在亞洲市場都極為罕見,此次拍賣會的三百個批號,當中包括很多家傳亙曉的名字,「我們的準則不單單是人所共求的,它還必須是極端珍罕,最好是有“good story to tell”,譬如特色批號包括一支極其罕見的 Hennessy 8,限量版Cognac配Baccarat crystal decanter,除此還有一支完美狀態的The Macallan 50 Year Old Anniversary Malt 1928,還有許多批號的陳年Scotch—最早的追溯至1928年—還有一些是在戰爭時期生產,代表了一個時代的珍罕釀酒廠,還有很多佳釀將呈現於價值非凡的古老Decanter中,譬如批號272,Macallan 1940, G&M 將其呈現於Edinburgh Crystal中呈現給女王來慶祝八十歲生日-預示著長壽!」

「令人驚異的Congac窖藏 – 有一部分於1920年代釀制 – 批號 94 為Croizet Cognac 1858,於1892年家族婚禮時首次登場,隨後於1928至32年便放置於一旁完好保存,香港的一位圈內知名的收藏家將其拿出與我們分享,來源非常完美,翻閱此圖冊,我相信各位會找到更多你想要納入到各下窖藏中的珍寶。」

而當中相信最別具心思的,是一個拍品不是單純的一瓶或一系列珍釀,它提供的是一個難能可貴的生活體驗,「我們十分激動能為各位提供一款包裝獨特、相信是全世界最精美的Bourbon,Pappy Van Winkle 特別呈獻,七種裝瓶中其中包括極其稀有的25年、VIP參觀、2020年的六人Kentucky Frankfort Buffalo Trace Distillery午宴以及Weller、Blanton或者Buffalo Trace的私人木桶精選,這對烈酒愛好者來說真的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看來這大概會是未來烈酒拍賣的新路向了吧。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