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Ian Wisniewski‭  //  ‬翻譯‭ ‬Howard Yu‭  //  ‬編輯‭ Henry SIU、James LOU

如果有人說他們喜歡威士忌,你心裡的第一個念頭可能是,「什麼樣的威士忌?」這是因為你知道威士忌的世界有多麼多元,如果沒說清楚偏好,聽者當然會全無頭緒。同樣的,如果你告訴我你喜歡巧克力,經過了十二年的品鑑與撰寫關於巧克力的文字後,我的第一個反應也是「你指的巧克力是?」

何謂巧克力?

好,我大概清楚一般人口中的巧克力為何,就是結合了帶甜的可可粉嘗來又略有奶油感,彷彿隨時要融化的那種東西,再加一點類似香草的味道。如果指的是黑巧克力,通常會帶點苦味;如果是說牛奶巧克力,則是乳脂和焦糖味。歡迎來到工業化巧克力的世界!

這類巧克力的可可含量通常不到55%,大量生產的巧克力多以來自象牙海岸或其他西非國家等單一栽培的莊園的商品級可可豆製成。這是殖民主義的遺風,這類可可製作多半與剝削工人和森林落葉脫不了關係。商品級可可多半產量極大,而且對抗病力較佳,不過後者的成品口味令人存疑。這類可可缺乏與生俱來的風味,因為所有程序都已標準化、穩定化。完成的產品是便宜的巧克力,及市面上無所不在的雀巢、吉百利(Cadbury)、好時(Hershey),與其它商業大廠出品,而事實上,購買這些巧克力所花的費用遠多於我們所能負擔的,不管是從經濟、人權,或環境各層面來看亦然。簡而言之,「Big Chocolate」不是永續性的商業模式。工業化巧克力疲弱的風味麻痺了大眾的味蕾,更耗盡了我們的感官。

這一晚,我就著一杯 Glenfarclas 17Yo,開始拜讀Davin de Kergommeaux 〈餐桌上的威士忌Whisky on the Table,看他在文中如何描述自己對於威士忌搭餐的遲疑,此時一股水果奶酥派的香氣讓我從iPad中抬起頭來。「嗯,蘋果派,」這佔據我腦海的風味彷彿唱起歌來。我起身來到廚房,尋找任何類似蘋果派的東西,但只找到我先生從超市買來、最後扔進冰箱裡、類似糕點的東西。我衝回那杯酒前,先咬了一口冷的「類糕點」,再啜飲了一小口威士忌。結果?出乎意料之外地搭!事實上是, Glenfarclas不需要與其它東西搭配才可口。但很明顯,這威士忌能夠提升這工業化糕餅的滋味。你可以想像,如果搭配的點心是手工派,那體驗會有多好;最好是風味滿點、以新鮮爽脆的蘋果片、真正奶油與肉桂做成的家常手工派,而沒有其他人造添加物的好東西。

啊!細細品嚐滋味複雜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徜徉於豐裕的水果派,再體驗兩者加乘大於二的可能性,正是這可能性,讓我一頭鑽進研究搭配巧克力與威士忌的一書之中。是的,配上了味美的威士忌可能會讓嚐來平淡無味的糕點大大加分。價格親民的威士忌搭配的便宜的巧克力也可能會有令人滿意的結果。但我強烈建議你不要屈就,要選就選品質最好的!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