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噩夢 — 禁酒令對波本威士忌業的影響

一場噩夢 — 禁酒令對波本威士忌業的影響

相較於今日波本威士忌於世界市場上百花齊放的趨勢,之前的禁酒令幾乎宣告波本威士忌業死刑如同一場極不真實的噩夢。這個產業光是出口就值好幾十億美金,在肯德基州具握有世界波本威士忌資訊的消息來源指出,正在陳年的酒桶數量是超過肯德基州人數。今日的美國是數以百計酒廠的歸屬。...
獨特的紅色印記-Maker’s Mark

獨特的紅色印記-Maker’s Mark

在充滿特色的紅色蠟封酒瓶背後, Maker’s Mark有一個故事要向大家細訴。「想要吸引大眾的目光,只要做一些破格的行為便可以;如果只會埋頭苦幹、循規蹈矩,恐怕便不能奇峰突出⋯」這番話出自酒廠教育經理、兼說故事大師的口中,分外令人印象深刻。他正是犧牲周末,在假期中帶領我參觀Maker酒廠的好好先生--Dave Pudlo。 當我解讀他的話時,沒有人-包括Pudlo自己、Rob Samuels、酒廠總裁兼CEO Greg Davies或已退休或現職的釀酒大師們,會認為Maker已為人熟悉到毫無新聞價值。Pudlo的眼睛亮了起來。...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