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威士忌與世界對話 — 威士忌坊 The Whiskyfind

以威士忌與世界對話 — 威士忌坊 The Whiskyfind

提到獨立裝瓶商(Independent Bottler),第一個鑽入你腦袋的名字會是甚麼呢?或許是蘇格蘭及意大利一些歷史悠久、享負盛名的名字吧!其實每一個獨立裝瓶廠對於選桶都有特定的要求或想法,但甚少有如台灣的威士忌坊The Whiskyfind這樣的一個宗旨ر透過他們的威士忌來與世界對話。...

read more
威爾斯唯一的威士忌酒廠 — Penderyn

威爾斯唯一的威士忌酒廠 — Penderyn

當我在計劃這次到Penderyn的旅程時,我認為最好的方式是乘火車,我經過長四英里的塞文鐵路隧道到達威爾斯,這是世界上一段水面之下最長的鐵路隧道。路途通過廣闊的塔爾波特港鋼鐵廠,從6,000位員工身上讓人開始了解就業安全的重要性,你開始意識到威爾斯如何重塑自己,因為以前曾經嚴重仰賴於煤炭和鋼鐵這兩個行業,而這兩個行業目前正在穩步衰退。...

read more
The Art of Blending — 深入了解麥芽與穀物威士忌的友好關係

The Art of Blending — 深入了解麥芽與穀物威士忌的友好關係

調和威士忌可以用多種麥芽及榖物威士忌來組成,而數值參數通常永遠是第一要考量的要務,除了專注在那麼多的威士忌的組合模式、或麥芽及榖物的配方量上,其實深入研究麥芽與榖物是如何的合作關係,也能解釋調和威士忌的風味變化。 「榖物威士忌會產生基礎風味,而這風味其實大有文章,如果你在一瓶調和威士忌裡換了任何一種穀物威士忌,那麼整瓶酒將會截然不同,這也就是為甚麼我強調是榖物威士忌定義了調和威士忌,而麥芽威士忌則是負責增添氣韻。」William Grant & Sons的調酒大師Brian Kinsman說。...

read more
煙燻與酚化合物

煙燻與酚化合物

評估麥芽威士忌的泥煤濃度,有兩種方法。我們可以憑酒的香氣和味道,感受煙燻味有多濃烈,煙味有何種類。我們還可以用科學方法,量度泥煤含量,單位是ppm(part per million,百萬分之一),1ppm即是1公升酒中含有1毫克泥煤。泥煤含量10ppm的酒算是溫和,大部份麥芽威士忌都是這種,帶有淡淡煙燻味,25ppm泥煤濃度算是適中,要是麥芽威士忌含40-50ppm,甚至更多的泥煤,即是麥芽給泥煤烘焗了較長時間,煙燻味道十分強烈。...

read more
煙迷酒香 — Martine Nouet探究威士忌生產過程中的窯燒過程

煙迷酒香 — Martine Nouet探究威士忌生產過程中的窯燒過程

如果你生活在艾雷島,尤其是東南方的海岸區,你必定聽說過〝有煙必有火〞這句老諺語,在這總是可見燃燒泥煤香氣四溢的威士忌蒸餾廠,若是在Port Ellen鎮居民的血液中測得煙燻酚,我也絲毫不會感到驚訝,身為Islay西岸人的我,對於Port Ellen鎮瀰漫的泥煤濃煙,也是難以忍受。...

read more
歲月加冕的價值 — The Macallan前珍稀威士忌部門總監David Cox專訪

歲月加冕的價值 — The Macallan前珍稀威士忌部門總監David Cox專訪

在分秒必爭和瞬間萬變的社會中,能夠花時間做一件事是特別可貴,諸如以時間沉澱的威士忌,也顯得格外珍貴。The Macallan於2004年跟法國水晶工藝名家Lalique開展了一項長達12年的合作計劃,命名為「The Macallan in Lalique Six Pillars」。12年光陰過去,六款匠世之作亦先後面世,來到今年四月,總結此系列的「鑒賞珍傳版」於蘇富比春拍上亮相,並刷出破紀錄的成績,品牌前珍稀威士忌部門總監David Cox亦親臨香港見證此難得時刻。...

read more
傳統與創新之間 — Glenmorangie總裁Marc Hoellinger

傳統與創新之間 — Glenmorangie總裁Marc Hoellinger

在威士忌的世界,8年、10年、15年,乃至25年以上的頂級佳釀,無不教人趨之若鶩;仿佛,悠長歷史成了「威士忌」的品質保證,在歷史、傳統、陳年的光環下,新任Glenmorangie總裁及首席執行官Marc Hoellinger則認為「創新」更為重要。適逢Hoellinger親身到港,當然不能錯過機會,一探究竟,發掘Glenmorangie背後的創新理念。...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